杰然不童-非童凡想

未来决定现在

梅雨季,黄浦江畔,云雾笼涟波。
残时尽,渡口栏边,繁华映流水。

梅雨季,黄浦江畔,云雾笼涟波。
残时尽,渡口栏边,繁华映流水。

梅雨季,黄浦江畔,云雾笼涟波。
残时尽,渡口栏边,繁华映流水。

梅雨季,黄浦江畔,云雾笼涟波。
残时尽,渡口栏边,繁华映流水。

梅雨季,黄浦江畔,云雾笼涟波。
残时尽,渡口栏边,繁华映流水。

梅雨季,黄浦江畔,云雾笼涟波。
残时尽,渡口栏边,繁华映流水。

留下的故事,少人讲述……

初春涂上颜色,淡润如忘;
稀风携着疏雨,尴尬搅人。

感,一念无明…
经历如痕,当下似水,痕愈深则水愈满;
小众似蚁,平凡如尘,多见痕而少见水;
口水有刃,防狙有名,病墙无内外分别;
缄默蓄情,往事陋居,容解有平言凡语,
能回的地方才是家。

点绛唇●入夜

清夜依香,阑形斜在昏灯下。
自言如洽,空对薄墙位。
芳映闲书,读至留心处。
眉头散,意凭风乐,弥漫觥樽尽。

12345